当前位置: 御宅族之家 > 漫·爱福利 > 正文

“别和我谈性,我是日本人”

2018-09-30 04:41 15

作者|张家欣

来源|娱乐硬糖

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日本一向被认为是性观念开放的国家。不仅“硬盘作品”名声在外,动漫、游戏、偶像等娱乐产业,都在H领域别有建树。但越来越多现象和数据却表明,日本人正在失去“性趣”。

AV产业跌跌不休,成人游戏的市场规模也在连年收缩。最近的“噩耗”是,连日本便利店都宣布不卖成人杂志了,理由是“30至49岁男性为主的顾客群地位被动摇”。

取而代之的,是偶像产业甚至是虚拟偶像的大跃进式增长。今天的日本宅男,不仅对现实里的妹子失去兴趣,硬盘里光溜溜的妹子也让他们感到困扰。他们只想为偶像打call,无论是AKB48、乃木坂46、还是初音未来。

在软而轻的梦幻泡泡里,一切与现实有关的想象都将消弭。这是彻底的桃源乡,无关现实,甚至表面上也无关性。越来越疲软的欲望,被用最软性的方式纾解。性太直接,偶像却包含着励志养成、欲望转移、对美好事物的向往等多重内容。

▲《银魂》中的新八是一个超级偶像宅

曾经的“色情大国”日本,全面进入“性冷淡”时代。当世界宅男还在羡慕日本同好们“近水楼台先得月”,当事人却正在对那又大又圆的“月亮”失去兴趣。

而以东亚文化的共通性,这种社会情绪和审美偏好,是否也在向我们蔓延?我们现在的所谓“佛系”,或许像当年日本的muji “性冷淡”风一样,都是一种前兆和标志。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12月5日,1958年建立的矢野经济研究所发布了《2017年御宅族市场调研》。因宅男们疯狂砸钱的势头每日剧增,该研究所从10年前开始关注这一领域的经济效益,今年也毫不例外地引发了业界讨论:日本人难道不看A片了吗?

日本业内会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御宅族所关心的15个分类中,AV和成人游戏(黄色游戏简称黄油)的市场规模正在连年下滑。

部屋君经常听到对于日本有很大误解的无知少年们开玩笑说“AV支撑起日本的GDP”,其实AV的市场份额规模如今只剩偶像市场的四分之一,在日本的GDP中连1%都占不到。显然,清纯偶像比性感的AV女优更有市场。

成人游戏市场规模则也已跌落到约160亿日元。偶像的市场规模是它的11倍,这是偶像宅的全面胜利。

成人游戏和AV近3年市场规模

除此之外,市场份额跌幅最大的是Cosplay。本以为因万圣节文化在日本盛行,Cosplay有抬头迹象,但最新数据显示其服装市场规模持续下跌,2017年跌至350亿日元。以Cosplay为卖点的女仆咖啡等行业也出现颓势。不过想想也是,很多时候偶像也能玩玩Cosplay,还用真女仆干嘛?

在日本,宅男也是有鄙视链的。虽然并没有明文细分,但从社会的态度可以体会一二。偶像宅站在了金字塔顶端,而喜欢小黄书的宅男,甚至不能在家门口便利店买到心爱的成人杂志。

最近,日本永旺集团旗下的连锁便利店MINISTOP(迷你岛)宣布,从2018年1月开始,日本国内约2200家门店将停止销售成人杂志。日本便利店通常会在杂志区分出一块,明确标识“成人向杂志”,露骨挑逗的图片和标题没有任何遮挡。

集团层面的停止售卖,这在日本便利店业界还是第一次。日媒以“冲击!小黄书将从便利店消失!?”为题报道,颇有UC震惊体的味道。要知道,便利店的成人杂志摊位,是日本的一道风景线,不仅是外国游客感到新奇的文化,对日本人来说,也是很多宅男羞涩的青少年记忆。

便利店方面表示,原来30至49岁男性为主的顾客群地位被动摇,现在以主妇为主的女性顾客增加到2成,她们对成人杂志的态度是:“不想让孩子看到”。同时,东京奥运的召开也成为停卖的原因。

在1980~1990年代,日本迎来成人杂志的“黄金时代”。英知出版社出版的4种成人杂志,月销量就能破百万。经历过这一时代的老宅男们,纷纷感慨时光易逝、精力不再。

不过,也只有他们会在便利店买这种杂志了。目前便利店成人杂志的主要顾客,是50岁以上的中老龄群体。

年轻人普遍对此毫不在意,他们更习惯通过网络来获取黄色内容,买的时候还得遮遮掩掩的成人杂志,早已不是他们的style。更别说日本还存在大量性冷淡的年轻一代,成人杂志根本不是他们的刚需。

为偶像打call的日本宅男

在AV和成人游戏缩水的同时,日本的偶像产业快速增长,据矢野经济研究所的推算,市场规模突破2000亿日元,近年的增幅都达20%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该报告统计的是有正规经纪公司的真人偶像,不包括动漫偶像、虚拟偶像和地下偶像。杰尼斯、AKB48的粉丝继续支撑市场。同时,衍生新生偶像组合的抬头,比如坂道系46,也让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

 ▲乃木坂46在西安参加中日友好活动

比起看片撸一撸,日本宅男更喜欢为偶像打call。当然,治愈人心的美少女不只是男生喜欢,就连苍井优、松冈茉优、桐谷美玲、本田翼、广濑丝丝等女演员都公开表示过非常喜欢偶像,如狂追偶像女团ANGERME的苍井优还在节目中挥舞荧光棒打call,wota艺相当的专业,对舞蹈动作也非常的熟悉,看着偶像的表演,她的眼中还泛着泪光,这种心情,只有饭过偶像的人才能体会啊~

偶像产业是日本15个御宅族市场分类中市场规模最大的,也是唯一一个进入千亿日元规模的御宅族产业。2015年披露的御宅市场调查曾预测,偶像领域消费额即将突破人均8万日元。而到了今年,日本公信榜则指出,光“虚拟偶像”这一细分领域,人均年消费就已经接近10万日元,约5000元人民币。

近年来,以初音未来为首的虚拟偶像的经济效益,已经能与真人偶像比肩甚至超过真人。

《2017年御宅族市场调研》数据显示,以初音未来为代表的V家系(Vocaloid)虚拟偶像,市场规模已经突破了100亿日元。

如果说矢野经济研究所属于保守估计,那么同行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的分析师伊部和晃则更加乐观。他认为,初音未来相关的消费金额早已超过了100亿日元,即约5亿人民币。

以“初音未来”的登场为契机,虚拟偶像的市场迅速扩大,包括演唱会、衍生品、二次创作都不断为其添砖加瓦。在这过程中,初音未来逐渐被大众认知,其形象可以被广泛应用到饮食、服装等商品开发,反过来又推动了演出活动的规模。

▲初音未来演唱嗨爆全场

初音未来早已经把演唱会开到了世界各地,也多次在中国开唱,门票的定价一点也不低于真人歌手。

人气之高被称为“邪教”的LoveLive!,更是将这一趋势推向顶点,经济效益也接近了百亿日元。

虚拟偶像组合LoveLive!

除此之外,另一虚拟偶像“偶像大师”总收入也超过了50亿日元,在日本公信榜上排名第四。

难怪“AKB之父”秋元康也开始打造虚拟偶像了,在造女团上一条道走到黑的资深人士,怎么可能放掉这个商机。

“别和我谈性,我是日本人”

《2017年御宅族市场调研》定义的日本御宅族,总数有1724万人,男女比例约为6:4。20代~30代是主要人群,其中单身狗过半数。

因日本经济长期低迷和女性能力提升等因素,造就了日本一批“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的“三无男性”。先是草食男,后来直接性冷淡。日本媒体为“性冷淡”冠上的官方学名是——无欲症候群。

BBC的纪录片《Sexlessin Japan》提到,目前18到34岁的日本年轻人当中,43%从未有过性经验,64%没有交往对象。

他们甚至对现实中的异性并无兴趣。视频采访了两位38岁和39岁的宅男,他们都自我设定成高中生,在任天堂游戏《love+》里和虚拟角色恋爱。

根据日本家族计画协会(JFPA)的长期调查,对房事没兴趣的日本男性比例,从2008年的8.3%上涨到2014年的21.6%。2015年,日本Cabinet Office对7000名20代~30代日本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0%的人表示在20代时不想谈恋爱,更愿意花时间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尤其是男性。

《Sexless in Japan》表示,要是对性持续消极,婴儿出生率持续下降,日本将在数十年内失去3分之1的人口,英国《都市日报》则认为,日本民族的这一特点甚至有可能危害全球经济。最新日剧《成人高校》讲述的过了30还是处男就要被逮捕的剧情,算是相当符合现实的紧迫感了。

一些日本非盈利社会组织,也决定承担责任。他们为中年处男开设裸模艺术课,提供“与真实的裸体女性最为接近的场合”。老处男们也希望挣扎一下,“自然地激发对异性的兴趣”。但实在低估了自己心如止水的程度,对宅久了的30~40代的男性来说,区区裸体已经不能带来什么刺激了。

性不能给宅男以梦想,偶像却可以,跳着宅舞打着call,他们重拾了软高潮。不止如此,日本人还将这种“无欲”发展出一种审美况味。从无印良品的“性冷淡”风,到各种云淡风轻、无欲无求的禅定、“断舍离”,不止在日本,在全球都受到欢迎。毕竟,哪里的人,活着都不容易。

要说日本人“危害全球经济”,那或许就是这种审美况味和社会思潮的蔓延。依部屋君看,这比A片影响还要坏。最初部屋君做这个选题,也是抱着对邻国的猎奇。但仔细想想,我们这里难道没有这种苗头?比如V家还推出了中国的虚拟偶像洛天依,部屋君特意去查了下,中国目前也有20个以上的虚拟偶像了。

时代欢迎没有欲望的脸,不含性别指征的美。无法面对欲望,其实是无法面对自己的无力。今天的所谓“佛系”,本质不就是一种怯懦的自我防御吗?在失败之前,抢先说“不在乎”。

在见过大江大海之前,不配说岁月静好。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御宅族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