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御宅族之家 > 漫·爱福利 > 正文

11月24日丨鬼否 | 蒸汽AI、东瀛Otaku的极客幻梦

2018-11-22 00:43 20

他们甜美愉悦,他们是狂野乱象,他们在太空漫游。

最近几年,数学摇滚演出在国内可谓是风生水起,在摇滚、民谣、电音、嘻哈相继崛起的夹缝之中,也多了数学摇滚队伍的身影;但现场团体多以日本大团为主,偶尔也有台湾团体前来巡演,而属于内地的原创math-rock 团体,则少之又少。毕竟这种错落有致的音乐类型,源自美国,日本也堪称数摇大国之一,故此不少东瀛大团都名列维基页面的数学摇滚条目之下,比如曾前来中国巡演的Toe、Mouse On The Keys等,他们的唱片也在美国等全球国家发行,而在内地,玩数学摇滚出色的团体,相当少。

来自江南的四人乐团鬼否,是内地为数不多的成功数字摇滚乐团之一,2014年推出首张独立出版EP《神游大王》,至今播放次数已经超越百万,对于独立团体(尤其是风格如此冷门的团体)来说,非常不错;2016年再接再厉,在日本数学摇滚著名制作人三浦薰制作下,出版首张正式EP《宇宙蛋》,架势更为工整;去年更邀得台湾电音鬼才邱比合作Afflatus 》。今年十月底,他们连续推出两首新单,并宣告11月开启全国巡演,首张正式大碟也即将面世。

两首单曲Siri Dance《拓麻歌子》,骨格清奇,听得人神清气爽,来自即将在明年年初发布的首张正式专辑《通用计算 NEO ENIACENIAC是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于1946年2月14日于美国诞生。唱片主题也由此呼之欲出,就是关于科技、人工智能与新时代,在他们(或者说在女主音暨词曲创作者王易玄)笔下,这些虚拟的“人类”往往以女性身份现身,或娇俏、或顽皮、或温婉,但也不乏感性;无疑,在鬼否四位年轻人眼里,并没有对AI智能的恐惧感,更多的是拥抱未来、拥抱技术的无限可能性的积极态度,这一点,也许与他们的音乐类型有关;毕竟,数学摇滚的“数学”二字,更多地是依赖科学的、数学的理科思维方式,打造凌乱中又有序的“混杂”式音乐。

两首单曲,游走于虚拟与现实之间,打开玄幻未来的壮阔图景;复杂的编曲,难以猜透的层次,如同阴阳两极的双生双相,爆裂的《Siri Dance》和俏皮可爱的《拓麻歌子》将鬼否的灵动奇想表现无遗。

两首歌笔下的AI世界,不像《西部世界》(Westworld般深刻沉重,比《非常人类》(Humanz也来得轻巧。这一派天真烂漫的“好玩”意象,专属于年轻人,是他们对大千世界的无畏憧憬。现在想来,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登月潮中,大家何尝不是带着这般想象作太空漫游的幻想?Kraftwerk的“科学家”般、理性得一丝不苟的音乐世界,与鬼否这种数字摇滚的气质也如此相似。

队名“鬼否”,来自英文GRIFFO的发音,源自Griffonage的缩写,意为潦草的医生处方。如同他们的作品,在乱象与乱想之间肆意而为,然而仔细聆听,还是能摸索出脉络。他们的名字,也颇适合他们的音乐体裁,一派凌乱无章法的天马行空。

两首单曲都是关于虚拟人类,或者说AI人工智能,《拓麻歌子》的AI恋人像完美的可爱女优,带你游走于动漫乐园,引发无可名状的超现实快感。杂合混乱次元的干净层次,无法将现实与虚幻隔离得如同抽丝剥茧,但投入幻像也是惬意的。单曲以王易玄俏皮的念白贯穿在浮游弹跳的数字颗粒中,甜美的AI爱人如同可爱的太太在家里乖乖守候,完美的一场游戏一场梦。

虚拟世界里的时间线归零

上下左右移动画面基本玩法学会

技能点数也都让你自由支配

----《拓麻歌子》

《Siri Dance》则散乱如花火,经历漫长的1分30秒的前奏,跨越星河,进入粒子状空间,相比之下,《Siri Dance》有着明显的锐利而阴郁的气息,星空奇遇历险记,当然有未知的陨石碎片和黑洞敌舰在潜流,与1构成的Siri字串,告诉你次元游荡的危险

鬼否来自江南钱塘江畔,四位美术高才生在工作之余,捣鼓这些奇怪的音乐。两首首发单曲都来自鬼灵精怪的主唱女生王易玄笔下。我口唱我心,自然能将那种日式的Otaku宅文化卡通中的完美美女代入,难怪也有评论说他们有浓厚的东瀛味道。同样关于未来的奇想,他们与前辈不同,年轻人眼中的未来是轻盈的,没有那么多沉重,更多的是美好幻想。在女性作者的笔下,更是少了冰冷,多了感性柔和的一面,我们不妨跟他们一起,投入这种美丽的奇幻意象中。

鬼否阵容

吉他-张一杨

贝司-邓择撰

打击乐-龚啸

人声/合成器-王易玄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御宅族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