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御宅族之家 > 漫·爱福利 > 正文

祝御宅们周末愉快

2019-02-23 04:30 20

影响城市之声荣誉呈现

美式复古梦幻制造家 - Wild Nothing中国巡演

正式开票!

Vision by: MVM design label_

4.12(五)     北京/Beijing

疆进酒 Omni Space

演出时间    20:30

4.13(六)     上海/Shanghai

Modern Sky Lab

演出时间    20:30

4.14(日)     深圳/Shenzhen

HOU LIVE

演出时间    20:00

4.15(一)     香港/Hong Kong

This Town Needs

演出时间    20:00

票价

早鸟:¥240(香港站:¥270)

预售:¥280(香港站:¥315)

现场:¥360(香港站:¥410)

购票

正在现场

秀动

247Ticket

同样是创作吉他音乐,有的人生来就属于壮丽的场馆和亿万粉丝,而像 Wild Nothing 这样的独立乐队,更像是日复一日精巧而温馨的梦境,从 2009 年起,Wild Nothing 已经制造了太多梦幻,对那些不想在音乐里追求伟大的人来说,Wild Nothing 的这些歌已经足够伟大。

Wild Nothing(Jack Tatum)

相关阅读:

作为乐队核心和唯一固定成员,美国音乐人Jack Tatum自诩为音乐宅男,原本并没有做任何一张专辑的打算,还是布鲁克林独立厂牌 Captured Tracks 在听过他的《Summer Holiday》之后向他发出了邀请,当时仍然在读书的他也就真的完成了一整张专辑,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而这是怎样的一个故事。

2010年是名副其实的梦幻流行新元年。那一年,Jack Tatum 发行了第一张 Wild Nothing 专辑《Gemini》,与同年发行的 Beach House《Teen Dream》、Beach Fossils 的同名专辑,一起为梦幻流行打开了全新视野,也浇灌了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一众靠着吉他做梦的人。

《Gemini》

在吉他混响编织的梦幻之年中,Wild Nothing 又是最让人目眩神迷的那一个,吹弹可破的合成器之上,Jack Tatum 用滚烫的吉他旋律烙下了青春的印记,那是属于二十岁的压抑与倦怠,是少年心气的结晶,纯真得容不下一点瑕疵。将近十年之后,我们越发觉得《Gemini》像是一件容器,轻轻托住了那些缀满廉价香烟和空酒瓶的梦境。

在 2018 年 Pitchfork 选出的乐史 30 张最佳 Dream Pop 专辑中,《Gemini》赫然在列。作为 2010 年吉他流行乐爆发的优秀产物,这张专辑奠定了 Wild Nothing 的地位,也在很大程度上,与 Mac Demarco、DIIV 和 Beach Fossils 一起塑造了 Captured Tracks 独树一帜的整体美学。

“C86 之声”的回响与当代变奏

八十年代过去好久了,Jack Tatum 还在怀念它。哪怕他在 2012 年的时候搬家到新音乐茂盛生长的布鲁克林,他的音乐美学也绝不会纽约化,Jack Tatum 脑海中回响的,更多的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独立流行音乐,尤其是被称为“C86”的吉他音乐大爆发。

1986 年,英国音乐杂志 NME 发行了一盘名为 C86 的磁带合辑,囊括了当年英国独立厂牌下涌现出的众多新生乐队,随着其中的 Primal Scream 和 The Pastels 等乐队的成功,以及 Sarah Records 从 1987 年开创的传奇,C86 成了英国独立音乐发展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更在很大程度上催生了直到今天依然枝繁叶茂的 Indie Pop,它本身鲜明的 DIY 特质,明媚轻快的吉他噪响,The Smiths 式含情带怨的词作姿态,都在 Wild Nothing 这样的艺人身上得到了延续和发展。

所以也难怪 Wild Nothing 的出现让人如此兴奋,年轻乐迷爱他的如梦似幻,年长的乐迷也可以在那里重温旧梦。在人们都认为Shoegaze、Dream Pop这些音乐风格都已经老态龙钟的时候,正是像 Wild Nothing 这样的音乐人,还在以他们各自独特的方式来回溯过往,并不断让人耳目一新。当泛黄的胶片焕发光彩时,那纯粹的美感,可不是区区“乡愁”二字可以概括的。

Indigo》:靛蓝狂想曲

如果说《Gemini》时期的 Wild nothing 还是一个典型的卧室宅男,《Nocturne》与《Life of Pause》标志着向标准化录音和精良制作的转向,2018 年的新专辑《Indigo》,则一方面见证了他在音乐性上向着《Gemini》回归,一方面是他对科技向人性造成的威胁所作出的回应,有了前三张专辑的华彩与探索,《Indigo》带着一丝冰冷的质感,伸向了每一条电路,每一个神经突触。

《Indigo》

这张专辑也是他对音乐影响来源的梳理,“影响了《Indigo》的是Roxy Music、Kate Bush和Fleetwood Mac的那些专辑;Roxy Music的《Avalon》是我最爱的专辑之一。”,Jack说道,“即便《Indigo》不能获得永生,它至少也是超脱于时间之外的。”

Wild Nothing - Partners In Motion (Live on KEXP)

成果就是,《Indigo》创造了它自己的虚拟世界,它将人类细腻的音乐技巧放到最大,再赋予它科技的精确性,Jack Tatum 终于来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地方。从开场曲《Letting Go》的鼓点、吉他的鸣响、呼啸而过的合成器,到《Oscillation》里Bryan Ferry(Roxy Music主唱)式的唱腔,再到八零年代感的《Partners in Motion》,《Indigo》证明了自己在忠于 Wild Nothing 声音特质的同时,已经迈入了更宽广的维度。随着独立摇滚优等生 Real Estate 乐队键盘手的加入,Wild Nothing 的舞台声场也将拥有更多亮点。

Wild Nothing - Letting Go (Official Video)

时间已经来到 2019 年,算起来,这也是 Jack Tatum 以 Wild Nothing 的名义做音乐的第十年了,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的音乐因烂熟而醇香,也足以让太过虚无的梦境崩塌,好在 Wild Nothing 的纯真从未失落,他拨动琴弦,震颤出的那片“golden haze”从来也不曾褪色。

到最后,Wild Nothing 是什么?是卧室里的青春狂想,是舞台上干冰营造的极致幻境,也是吉他插电的一瞬间,那穿透漫长时间和漆黑夜晚的光和热。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御宅族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