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御宅族之家 > 御宅族推荐 > 正文

Not Otaku At All Vol.231

2018-12-02 23:24 18

Not Otaku At All Vol.231

从杂志到书,是一个从泛到专的渐进过程,也应是一个去粗取精的过程。只不过从多到少的减法容易做,从浅入深的乘法就难了。每拿到一本书,最先问自己的是往往是同一个问题:“这内容值得用一本书来写吗?”如果答案是“不值得”,那么这本书或是将一个简单到一篇文章就能概括的内容,不断添加各种细节、注水出一本书的体量;要么就是将若干篇不同主题的内容,硬生生串在一起,攒成了一本书。前者是对读者时间的不尊重,后者是对书这种形态本身的不尊重,都称不上是理想的出版形态。

那么,理想的出版形态应该是怎样的呢?首先,要有一个范围得当的主题。太窄,则寥寥数言便已道尽,不注水断难成书;太宽,则浮光掠影,难以产出有深度的思考;唯有宽窄得当,方能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其次,要做足功课。与主题密切相关的第一手材料越相近越佳;不算紧密相关的,起码也要有所了解;唯有对一切相关内容了然于心,方能从更高的视角决定材料取舍、落笔虚实。最后,要能谈他人所不谈、能论他人所不论。如果仅仅是在别人嚼烂的材料上亦步亦趋,恐怕有些对不起因此耗费的纸张,也有愧于自己在此之上消耗的生命。出版既是一桩生意,也是一种探索,如何抵达前人未至之境,引领读者不断拓展自己的视野,不仅是一种追寻意义的过程,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出版物本身的命运。

但上面所说的,都是理想的出版形态。换言之,我们每天的出版工作,不是这样的。

什么算宽、什么算窄?如果作者仅仅隔靴搔痒,作为编辑难道要撸胳膊挽袖子亲自上阵吗?如此一来,编辑不像编辑,作者不像作者,很可能两边都做不好。如果作者本可以触碰更大的题材,却因视野原因仅仅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编辑又是否要断然干预?当然更多的情况下,是做引进书,这时根本无对内容做任何更迭,只能完全凭眼光行事,固然落得轻松,但长此以往,又谈何实践或提升自己的编辑理念?仅靠选书,始终是将自己的命运放在他人手中。如果市面上短时间内没有好书,选题水平也会随之骤降。这绝非长久之计。

什么叫做足功课?举历史短到可怜的游戏行业来说,有多少正规材料可以查阅?又有多少专业书籍可以参考?有几家公司能够贯穿整个行业发展始终?又有多少曾经的从业者还混迹业内?系统性的材料危机,玩家文化的根脉之浅之短,简直令人绝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有生花妙笔,距离真正的作品和创作者如此之远的前提下,又要如何展开创作和出版活动呢?

更糟心的估计就是为他人所难为。说起来好听,做起来简直一步一个大坑。今天读者捧你场,明天就可能当你是空气,你甚至完全摸不清楚原因何在。每次踏入全新领域,都要经历一轮心惊胆战,进入设定集领域已经挨了一打耳光,进入文字书领域挨的耳光少了一些,左右开弓一轮后大致站稳了脚跟。但如果是原创图书,是不是还承受得起这一次又一次冲击,谁也无法预判。因此,唯一能做的,就是狠下心来,不考虑成败,潇洒走这一回。

当然,也就诗言志的时候可以壮怀激烈一番,真正做起事来,依旧要耐得住寂寞。只有习惯与自己对话的人,才能坚持下来。出版与写作不同的是,无论写作过程多么寂寞,一旦产出文章,好歹是属于自己的,而出版则不同,无论付出多少努力,最终的产品在名义上都属于作者,而非出版者。但这同样也是一种魅力,让你能够摆脱一切与“名”有关的牵绊,彻底藏身在幕后,更为清醒地将一切建设起来,不为任何声名所累,做一个隐形人。

在完成一件件事的同时,保持不为人所知的状态,不接受任何期待的裹挟,随心所欲地活着,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而自由,总能令我满心欢喜。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御宅族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