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御宅族之家 > 御宅族文化 > 正文

日本同运菊与刀

2018-10-08 08:06 16

文 | 罗宾何&余八月

10月5日,日本东京都议会在全体会议上,投票通过禁止性倾向歧视的法案,使得东京成为亚洲首个通过 LGBT 反歧视立法的大都市。

这已不是日本第一次因LGBTI议题获得世界目光。

今年8月,保守派杂志《新潮45》刊登了众议院议员杉田水脉文章,因文中涉及对LGBTI群体的歧视引发抗议。近日,《新潮45》宣布休刊。

更早些时候,涩谷等地区已经颁布同性伴侶「宣誓書」制度,通过承认“伴侣制”来保障性少数者便利的生活环境。9月,千叶市也宣称将在明年四月落实该制度。

鲁思·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中刻画了日本民族性的双重矛盾。在对待性少数群体的态度方面,亦是先锋与隐忍、激进与保守的激荡。更正因如此,反歧视法的下一步该何去何从,还得待来日分晓。

 众道与基腐:同志议题面前,日本是个“宝藏国家” 

在大和民族眼里,同性恋情本不是禁忌。甚至可以说,对研究LGBTI文化而言,日本简直是个宝藏国家。

武士道中的“众道”、“若众道”,就是同性恋情的道德条目。在江户时代,男同性恋之间”誓死不更二兄“的忠诚,是一种崇高的雅癖。日本《宁固斋谈丛》(一说《好色破邪顕正》)记载了武士堀尾忠晴与大名前田利常的恋情。堀尾忠晴是当时的”天下无双美少年“,前田利常则权势显赫,成一段佳话。

据说,在第一次约会时,前田利常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许久憋出一句:“今夜月色很美。”后来,它成了夏目漱石式经典表白,却不知300年前,也曾在一对同性恋人的夜半无人私语时响起。

男色之风随着幕府的没落逐渐消弭。

1853年黑船来航后,被西方吊打的日本坐不住了。明治天皇发布《五条御誓文》,表达了全面脱亚入欧的雄心。法律体制开始照抄当时还打着宗教烙印的法国及德国法律,肛交入刑。西风东渐后,明日黄花枯——日本社会对同性恋的看法也日趋保守。

战后,日本迎来了一段见证经济奇迹的好时光。

但随着经济泡沫的破裂,进入“低欲望社会”的“平成废物”,在互联网、ACG和二次元的夹击下,迷恋上了宅基腐。然而,腐女喜欢的是荧幕上的美少年之恋,对身边的性少数群体未必有着同样的包容。

在日本,腐女是一个处于灰色地带的圈子。无论是原创还是同人创作,即便是正规商业化,BL作品的确作为一种需求被允许存在。但是无论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还是喜爱这类作品的人,都默认一个规则就是不要太惹眼,不能过于高调。对于BL爱好者来说,“绝不在公共场合提及BL”是一项铁律。——沪江日语《「御宅」「腐女子」真正的意思是?谈谈被中国人误解的宅腐文化》

可以说,“基腐”的内核是“耽美”——耽的是“美”,与真正的对LGBTI的尊重与包容,还有本质的区别。

 反歧视法的下一步,会是同性婚姻合法吗?

近日颁布的反歧视法,内容包括了:禁止针对同性恋者等少数性倾向或少数性别身份者的歧视、禁止公开针对 LGBT 的仇恨言论等,例如雇主不得以性倾向为由解雇员工。

法案同时规定了对违反者的处罚措施,例如公布违反者个人或公司团体的名字、限制违反者使用某些公共设施、删除宣扬恐同仇恨的网上内容等。法案还要求东京政府加强对给公众进行 LGBT 平权方面的教育和宣传。

可以说,反歧视法不仅为了呼应多元包容的奥林匹克精神,也是对平等思潮与社会变革的呼应。

但日本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众议员,也是目前唯一出柜的国会议员尾辻加奈子仍然指出,日本同婚合法化可能还要等上10年。

几千年的婚姻制度,为“给对方戴上戒指”的行为赋予了神圣的色彩。因此,同性婚姻往往被视为同志运动进步的重要里程碑。

但婚姻一定是反歧视的下一步吗?

日本目前用“伴侣制度”给出了一个思路。

日本原先并没有专门的法律来解决同性婚姻或民事伴侣关系。于是,民间存在这样一种方式:运用户籍制度(“收养”)来取代婚姻关系。通过收养程序,年长的一方收养更年轻的一方,这样在没有配偶的情况下,被收养人即可拥有在继承、医院探访或举办葬礼等方面的部分民事权利。

在2011年,日本厚生劳动省制定了小孩寄养手册。该制度与前述的户籍制度的不同在于,“收养”仅限于“已婚夫妇”共同收养小孩;但寄养制度在设计上则是强调“具有照顾、扶养小孩”能力的“大人”皆可申请,同时手册并没有明示排除同性伴侣。

2016年12月第一对同性伴侣于大阪市申请“寄养”成功,成为日本首例,图为同年位于东京的大游行

除了上述提到的通过其它方式解决同性伴侣间关系问题,日本也一直在各地努力推进同性伴侣的注册制度。

2015年,东京市中心的涩谷区政府为同性伴侣提供等同于婚姻的特殊伴侣证书。虽然这并不是法律上的婚姻关系,但可处理部分民事事宜(注:针对涩谷区政府这一动作,2015年3月自民党成立“保护家庭关系特别委员会”(家族の絆を守る特命委員会)讨论这个问题。被邀请的司法部官员曾表示,涩谷区的行为是合法的,因为颁发的证书不是结婚证书,现在的日本法律并不禁止同性情侣的“伴侣关系”)

同年,东京人口最多的市田谷区宣布跟进。随后还有兵库县宝冢市、三重县伊贺市、冲绳县那霸市、札幌、福冈……截至2018年9月1日,日本已有8个地方政府承认同性伴侣关系的合法。

近年来,许多国家的结婚率逐渐走低,婚姻不再是维系关系的必然选择。在保护性少数派民事权利方面,西方各国也开辟了种不同的进路,除了美国的各州到全国实行同性婚姻,还有波兰的非注册同居关系、爱尔兰的民事结合关系等方法。

对于日本而言,对待性少数群体的态度,是根植于历史的暧昧,是先锋与隐忍、激进与保守的激荡。而经济结构的变化、多元家庭观念与实践的发展,也使得反歧视法之后的下一个答案不甚明朗。

但标准答案不重要,有了对这个群体权益进行立法保护的趋势,才重要。

相比动辄“要求同性婚姻!”的呼号,抑或是“看看人家XX国”的嘲讽,或许我们需要的,是多一点思考。

无论我们比照亚洲的日本、还是大洋彼岸的欧美众国,我们必须明白这些成功的立法例都是国家、政府、社会在已有的法治框架下,思考同性恋伴侣关系的解决办法。对于我国的进路而言,我们正在一边搭建、完善法治框架的过程中,一边思考如何解决该问题。同时,现阶段宪法诉讼在中国并未成型,这也直接导致了同性恋问题只能在部门法中打转。

在中国的语境下,我们是需要从法律上解释出平等保护与实体的“结婚权”,还是通过寻求一种特殊的权利来过渡?

这才是转发了微博热点过后,我们要继续不懈寻找的东西。

权促会研究团队正在推进同性婚姻相关进一步研究,如有任何进展及突破将及时与各位分享,敬请期待。

感谢你读到这里!

如果你想和我们一起推动历史的进程,

请长按下图赞赏,所有赞赏金额将用于支付诉讼及仲裁费用

如果扫不出来,可以:

1.截图保存到手机→发给文件传输助手→扫码

3.加cnlgbtrights求助

愿所有改变都有你一起的参与!

如果您遇到其他法律问题,可联系LGBT权促会!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御宅族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