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御宅族之家 > 御宅族文化 > 正文

NERD PRIDE WITH NERD THING!澳洲设计御宅道具选

2018-10-15 21:04 17

為什麼我們還要去看舊物?就先說一點關於Nerd 的事。

基本上,Nerd一詞帶眨義;而在日常應用上,很多人卻愛替Nerd配上前綴,潛意識是好方便自己可以一邊自嘲是天然呆的怪咖,在另一邊又可以彰顯自己能在某一領域作出「達人」式的解說和導覽。那是傳說中的Nerd Pride。《Stranger Things》、《The Big Bang Theory》、《Napoleon Dynamite》、《Ghost World》的主角或劇情就總是靠著Nerd,這種有趣的角色,與他們的知識作劇情推進的助燃劑。不過,當然有人不認同Nerd的才能,又或是有人會提出Geek、Pro-am等字眼去區分天才與白癡的差異。再說,有人更會質疑那僅是西方文化。嗯,那源自亞洲的「御宅」、「書呆子」會不會減去東西差異的必然對立?Nerd大抵就是「御宅」,且實不可小覷「御宅族」的個人力量,就像來自澳洲的喜劇演員Tim Ross 

自稱是「Design Nerd」的他在過去策劃了兩個關於設計的電視節目《Streets Of Your Town》及《Man About The House》。前者獲頒Awgie Award;後者則取下National Trust Award。縱然節目引來疑問,但正正是作品的價值——喚起觸覺、引發討論、產生互動。Tim隨後更獲London Design Museum邀請擔任設計活動講者。2018年,他沒有停下來,與澳洲悉尼The Museum of Applied Arts and Sciences(Powerhouse Museum)合作策展了一場名為《Design Nation》的展覽,讓相對被國際鮮有提及的「Australian Made」或澳洲工業設計及生產業終於能夠被有心人近距離慢慢摸索。

如果對深澤直人策劃的《雜貨展》、Dieter Rams創立的Braun及他的設計、Jasper Morrison的作品及展覽《Thingness》等事情有興趣,《Design Nation》絕對是不容錯過的設計御宅式見學;而沒有投入感的人也要小心一不留神被似曾相識的展品外觀吸引而招架不住設計衍生的跨時代魅力,竟想出什麼有趣的創意。

 Aussie Design Icons And Hidden Story 

儘管是一件垃圾,東西總與某人發生過一段關係。這絕不僅是故意浪漫的文藝說法。設計師的機智、設計物的故事已將那種意識不證自明。當那些事變得易於翻查,毫不起眼的日常且過氣道具所承載的用家回憶變得更甚珍貴,尤如口述歷史——除了帶來情感的依戀,還有文化追憶、歷史拾遺與理性的當代啟發。在Tim Ross眼中,1960至80年是澳洲工業設計的黃金期,因為大量的Australian Made多生於那時。對歷史有研究的人,會立即想到這Golden Age來得比其他歐美大國遲,但這並不意味澳洲沒有經典流傳的設計。當中還有傳承至今的原型,甚至絲毫也沒有被修改而流傳到現在的道具。

逝去的溝通方式,少年或許未曾懂,比如為了通電時間而弄得一袋硬幣,還得專程對換是十常八九,但遇上生於1986年的「Telecom Gold Phone」,這其實也不算老的古董,大抵也總會感受到Vintage的味道以及其獨特按鈕的手感與象徵那時代的色彩與塑膠質感。那個聽筒和打圈的電話線更令人想起老電影的畫面:性感女人以手指捲著電話線與男士調情;探長單靠耳與肩傾側,夾著聽筒,一手執煙,一手在忙。Old School But Classic。Tim訪問了澳洲採編者及作家Peter Holder,問起「Gold Phone」的事。Peter坦然說:「回憶一湧而上。Gold Phone就是Original Smartphone。」舊日作為記者的他總是「Dial The Story」,意思是打電話回報館,然後另由女士將他的口述變成文字以發佈新聞。縱然這付費電話除了會在巴士站、會堂、拱廊及報館附近出現,也會如外號Pub Payphone所提示般棲身於酒館、酒吧內,但舊日的記者多流連酒吧,爭電話報料不是虛構的電影情節。Peter更回憶起親身經歷的兩報記者爭電話「Battle」 ,相當戲劇。Email、即時訊息是拉近還是拉闊人的距離,再說也覺懨悶,但電話亭可真是一件活的生活道具,製造更多故事 ——《旺角卡門》、《阿飛正傳》也總有一個既是場景也是道具的電話亭。對於現在尚未淘汰電話亭的國家來說,這東西還是一個貧富之分的綫索,以及救急的重要東西。即使像極佈景板。

香港有「紅A」,澳洲則有Charles Furey。這位Designer阿Sir的名字來得陌生,但他構思並與Harry Sebel及同名廠家生產的可疊模製Integra膠櫈 卻成為澳洲經典。抗Uv(防變色)、防靜電的鮮色膠椅儘管在歷史上爭議性地不是「原創」模製膠櫈,卻大量輸出至美國。 那原因是Integra實在獨特、耐用、輕巧,更相對減低不幸成為武器時的攻擊性,讓監獄也愛設置此櫈。2018年,澳洲的學校、公眾泳池、咖啡店、醫院等地方仍有它的蹤影。顯然, Integra Chair不僅只存活在上世紀。在近年新興Netflix劇集,如《Luke Cage》、  《 Orange Is The New Black》,仍有它的奪目亮相。嫌它來得廉價、普及,又或是大量生產的東 西,說不上是「Designer Chair」?縱然還在生產線清單上,Vintage傢俬店鋪仍會販賣生產於舊時的Integra Chair,是收藏家眼中的黃金,有市有價。Google Arts And Culture早已記載舊物永不逝去、早在70年代銷售量為一年三百萬張的澳洲名物。

「Café-Bar」,聽來像是一個落腳地,實情是它有一個特殊外號「Tea Lady」,而且是一部機器,生於70年代,由David Wood及Nielsen Design Associates設計。顯而易見,機器名稱的來源印證了人力被機器取代,社會步入「現代化」階段。沒有人說得準死物為派茶、派餅的茶水部女士代勞的結果是好還是壞,但擰一擰、沖一沖,即有熱咖啡的概念,令現在不管是專業,還是業餘,全自動、半自動還是膠囊咖啡機都是Tea Lady的子孫。另外,此機器原本是由金屬打造,後因成本問題而轉用塑膠。為什麼現在那些咖啡機又轉用金屬,是「熱水撞膠」易產生致癌物質的緣故?知識改變設計還是技術令金屬取材、切割變得簡單,各有各說,總有道理。補充來說,早在70年代已有聲音反對機沖咖啡,直指「無味道」,但大體上,喝機沖咖啡的人總比手沖的還是相對較多。而且物極必反,由土著式手沖咖啡進化至當代理論式、學術式的手沖咖啡竟成為新興高尚情操。Café-Bar未必是Good Design, 卻總是典範。

Text by Kris

Photo 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Applied Arts and Sciences,

Maas, Sydney (Power Museum)

Digital Design by Shane Che

 ©City Howwhy Limited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御宅族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