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御宅族之家 > 御宅族文化 > 正文

此生无悔二次元 | 柚子画报

2018-11-26 18:06 13

/

二次元

 文摄 / 大柚子

Otaku,“御宅”,日语中原意只是家里的意思,但1980年末轰动一时的宫崎勤杀害幼女事件让这个词注定要背负负面色彩,如今在日本这样的环境里,说别人是御宅族甚至还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2000年以后宅男宅女的概念涌入中国,对于80前后,至90前的大部分中国孩子来说,独自度过的童年时期似乎和宅文化的相性特别契合,然而在大多数家长眼里,这是玩物丧志的代名词。

如果换一个词形容“宅”,好听点的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客气一点的就像“对某些事物有疯狂的爱好”,平心而论,这种强行将一众人群归类、边缘化的行为是严重的偏见。人们觉得喜爱和研究文学、电影是一种钻研,而沉浸在漫画、动画里就是浪费生命。

殊不知非常多的二次元作品讨论的内容深刻到大部人所谓的成年人看不懂。随便举个例子,1998年发行的动画片《Lain》,用短短的13集蕴藏了大量的哲学命题,虚拟与现实的边界、未来进化的方向、精神和肉体的关系,哪怕是放到20年后的今天来看依然不落俗套,它只是用一种更容易接受的载体和更天马行空的世界观来展现。别忘了你们追捧的超级英雄电影就是诞生于一堆漫画,你们沉迷的宫斗剧也不过是历史的同人作品而已。

二次元的内容想做很久了,这回终于找到了契机,借此机会介绍一老一新两位朋友。

沈公子

沈公子是大柚子的同事,标签:高达Driver、烬灭龙讨伐者,9单黑贞德、胖丁收集者、锈湖看门人、Kimi粉。由于分属不同部门,长时间处于“大概知道”的状态,也常常能在公司楼下看到一辆贴满了“吉翁公国”贴画的骚红汽车,心想怎么还有比我更中二的人,后来才知道这是沈公子的座驾。

慢慢熟识是因为一款叫做“命运冠位指定”的手游,据说沈公子为了他的“纸片人老婆”豪掷千金,就这样确认了眼神……以及血统。最近沈公子乔迁新居,家里的一些二次元收藏不可避免的被我发现了,于是以“帮忙整理”的理由乱入,才有了这次的素材。

翻开榻榻米的那一刻,我完事儿了,你们呢?大柚子作为一个高达粉、GUNPLA(高达模型)爱好者,激动之余更多的是馋,沈公子作为被日本动画片毒害的一代人,中二气息霸气侧漏,机器人主题是最爱,用他的话说,“robot是男人的浪漫”。从初中开始收藏、制作GUNPLA,市面上看得到的型号几乎都囊括了,其中不乏稀有的限定版,会场版,纪念版、签名版……据说这些还只是收藏中的一小部分。

了解高达模型的人都知道,制作这种拼装模型需要技术、耐心、时间、爱。这些沈公子都有,而且他还拥有女人般纤细手指,在国内拿过多次高达制作奖项,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柚子在他家磨了整整3个小时,都没有顺走一台,这不是吝啬,这是爱。

刘泓

知道刘泓这个名字的时候,大柚子曾在脑海中设想过,圆脸、留着胡子、头发可能有点油这样的男人形象,但当刘泓打开门的时候,面前明明就是一位典型的江南美女。90年出生,土生土长的苏州人,是一位两岁宝宝的妈妈,更重要的是她是一位原型师。

书架上摆放着“安倍晴明”和“彼岸花”,这两个都是刘泓喜爱的游戏“阴阳师”中的人物,大柚子粗看之下以为这是买来的成品,随即使出练了二十年的写轮眼仔细端详,还是觉得像成品,直到上手一摸,才发现这些人偶并非市面上常见pvc材质,而是超轻黏土。就拿“彼岸花”来看,尽管是Q版,但身形比例掌控堪称完美,发丝清晰,头雕上的双瞳是用画笔层层渲染的,立体感十足。复杂的饰品是整个作品的难点,细节处显然是经过精心打磨,但又显得浑然天成。纤纤玉指形态自然,裸足可爱中透着俏皮,大柚子花了不少功夫才勉强克服了体内的绅士形态。

这样的作品即使是出现在Wonder Festival的展柜里也毫无违和感,更让人吃惊的是刘泓并非手办制作从业人员,甚至没有专业学过美术,一切都是自学,这也难道就是我们口中常说的民间大神吗。

刘泓自称宅女,动画漫画游戏自然是样样都涉及,最爱犬夜叉,玩WOW带过团,阴阳师全图鉴(究竟氪了多少呢?),市面上的手游几乎玩了个遍,也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样的启示,在孩子出生后一年开始尝试制作手办。每天提前两小时起床,从刷动画改为了刷课程,买来了大量人体结构,肌肉线条方面的教程,对着学,照着画。如果说天赋占了30%的话,剩下的70%是热爱和努力。捏人的手法越发熟练,色彩的掌控也开始随心所欲,眼前这只南小鸟大柚子已经爱不释手了。(跪求做一个伊利亚丝菲尔送我吧!)

问及有没有往专业手办制作方面发展的想法,大神的回答很简单“特别想”。光靠自己摸索的话,进步空间太小了,接触更多专业知识和志同道合的人才能走的更远。终极目标是拥有自己的工作室,让自己的作品登上更高的舞台,让世人知道宅文化并不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御宅族之家